logo |

資訊

    首頁   >     行業    >     正文

    25歲日內交易員成長實錄:300萬操盤,兩年賺了250,000美金

    摘要:一頭淩亂的頭髮,加上隨意生長的鬍鬚,一件略顯陳舊的T恤,站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的迪倫·柯林斯(Dylan Collins)與傳統意義上衣著光鮮的交易員不同,他或許代表了另一類職業交易員。
    外匯天眼App訊 :

      一頭淩亂的頭髮,加上隨意生長的鬍鬚,一件略顯陳舊的T恤,站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的迪倫·柯林斯(Dylan Collins)與傳統意義上衣著光鮮的交易員不同,他或許代表了另一類職業交易員。這類交易員不希望受到大眾的關注,他們更願意在絕大多數時間裏“隱身”,置身於自己的交易世界,不為外人所打擾。足夠機敏,足夠聰明,可以幾秒鐘內抓住交易機會,無所畏懼地冒著在一兩筆交易中失去大部分淨資產的風險,嚴守紀律,並且有足夠的信心,或許他們就是天生的交易員。

      現年只有25歲的迪倫,在過去兩年裏的交易中賺得了25萬美元,目前他負責操盤300萬美元的資金,這其中的270萬美元則由他的老闆和合夥公司AMR Capital Trading提供。迪倫周圍的許多朋友仍是一名尚未畢業的研究生,或者在某家公司賺取微薄的“實習生”工資,但迪倫去年卻已賺得六位數的收入。

    image.png

      “交易很有趣,”迪倫說道。“大多數時候,每天我一到辦公室就會感到非常興奮。去年我只休假了5天,但那幾天卻是我感覺最無聊的時段。對我來說,這是一份夢寐以求的工作。”

      交易生涯居然始於撲克

      迪倫說:“在高中時期,我從週末開始與我的一幫賭徒朋友們玩5美元的撲克遊戲(百家樂)。後來,我逐漸沉迷於百家樂,我發現這是一項極具挑戰的撲克專案,絕非那種只靠運氣決定輸贏的普通賭博遊戲。因此我更進一步,在網上註冊了帳戶,開始線上上玩撲克。”

      由邁阿密大學畢業後,迪倫本計畫從事精算師之類的工作,但他很快發現與撲克牌相比,前者沒有任何吸引力。於是他開始全職投入玩線上撲克,並通過百家樂不斷測試和優化自己的遊戲策略,這讓他在短短的半年時間裏,就創造了一晚最高贏得5000美元的佳績。

    image.png

      “我一直在優化自己的策略。”迪倫表示。事實證明,這對於日內交易也是一個很好的鍛煉。當一家名為AMR Capital Trading的公司在招聘網站上發佈交易員職位空缺時,迪倫申請了該職位。在第一次面試中,該公司的合夥人之一亨特·比爾(Hunter Beall)告訴迪倫,只有在其賺得公司提供給他的25,000美元初始投資本金之後,才能開始獲得薪水。而公司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新手交易員不超過三分之一。

      “在30分鐘的交談中,我能夠很好地判斷出哪些應聘者屬於那種即便一周工作超過60小時甚至更長時間仍無法盈利,卻能夠很快從挫敗感中振作,調整心態的潛力交易員。迪倫無疑是這樣一類人!”比爾表示。

      力排眾議,走上職業交易員道路

      作為全球頂尖大學的學生,迪倫的大多數同學在畢業後都能獲得6-8萬美元的年薪。因此,在得知迪倫將投身於這樣一份“無薪”工作後,他的父母完全不支持迪倫的決定。他的母親甚至讓自己在華爾街工作的一位朋友通過電話與迪倫溝通了2個多小時,目標就是想告訴他作為交易員絕非電影中呈現的那樣光鮮亮麗,其承受的壓力遠超想像。但迪倫最終還是頂住了來自家庭的壓力,他告訴父母,要麼做一名職業撲克選手,要麼做一名日內交易員。權衡利弊後,最終他的家人不得不因此妥協,迪倫由此開啟了自己的交易生涯。

      總部位於紐約的AMR是G-2 Trading的一個部門,其紀律性和複雜性比起大型投資公司來說也是不遑多讓,它更像是一只小型對沖基金,只不過沒有任何外部投資者。AMR傾向於專門研究“動量交易”,利用金融市場的非理性羊群效應做多熱門股票和做空冷門股票、外匯和大宗商品。同時,該公司也擅長價格行為交易“或”流動性交易。

    image.png

      這類交易的特點在於你不必非常瞭解要買賣股票的公司、產品的品質,銷售和利潤的趨勢,管理層的能力,業務模型的可行性-所有這些都無關緊要。重要的只是交易動態。

      AMR的交易員使用高盛的電腦化交易平臺和一個稱為“潛行警報(Stealth Alerts)”的軟體程式來生成自定義的股票清單,它們中大多數都處於供需失衡狀態。他們也會尋找交易量的突然飆升,或者價格偏離長期趨勢線的股票。

      如果這些動作(通常如此)與剛剛發佈的新聞有關,那麼AMR交易員將忽略它。他們要尋找的是無法用新聞來解釋的價格變動:例如,有人被迫快速買賣較大數量的股票,或者由於預定的期權到期而造成的暫態價格扭曲。訣竅是識別那些定價錯誤的機會,並知道何時入場(或出場)。

      “如此多的交易只是出於直覺。”迪倫說。當然,可以用電腦進行編程以進行這種交易;許多對沖基金和華爾街交易員就是這樣做的。高頻,高交易量的電腦化交易現在占美國股票交易量的四分之三,這也許就是為什麼AMR的交易者傾向於持有流通量有限的較小公司股票的原因。由於對沖基金的交易量很大,對沖基金部署的電腦化演算法往往會忽略這些股票,從而為小型投資機構的交易員創造了機會。

      學術文獻認為,從長遠來看,日內交易註定會失敗。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金融經濟學家布拉德·巴伯(Brad Barber)從中國臺灣證券交易所獲得了15年的交易記錄,那裏的日內交易非常普遍。他發現,在任何一年中,有80%的日內交易員出現虧損 – 只有1%的策略可以長期可靠地獲利。

      作為一家小型投資機構,AMR偏愛波動較大或交易稀少的股票,因為它們利潤往往更高。迪倫表示:“這樣做的危險在於,你最終會與內部人士進行交易,而內部人士對公司的瞭解或資訊更多,這讓交易一開始就變得不公平!”

      迪倫在加入公司的5個月裏沒有獲得薪水,直到第六個月才拿到第一筆薪水。但很快,他又虧光了所有資金。迪倫說:“有一家加拿大公司,嘉漢林業,我們都在買入。” “看來這是完美的交易。然後,突然之間,交易由於一項聯邦調查而突然停止,結果所有一切都是龐氏騙局。我們整個辦公室損失了大約200到300萬美元。對我來說,這是毀滅性的……一切都不得不重頭開始。”

      然而就在幾周後,交易機會突然降臨。迪倫回憶說,市場變得“異常動盪”,而他看到了動盪中的良機。到7月底,迪倫“收復失地”。在工作的一年八月裏,他的交易利潤為40萬美元,其中三分之二歸他所有。

      然而,在如此非常時期,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賺錢。隨著主要股指的暴跌,交易員們紛紛湧入市場,企圖“抄底”。但是在下注之後的幾分鐘內,迪倫的同事克裏斯看著市場繼續下跌和他的潛在損失增加時越來越焦慮。“這太可怕了。我慌了,我賣了。”克裏斯說。“然後,在10分鐘之內,我原本持有的都實現了盈利。如果我繼續持有的話,我將賺到大筆錢。”

    image.png

      克裏斯是該集團中較為保守的交易員之一,也是較成功的交易員之一,過去五年的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相比之下,迪倫被譽為“野人”,一個十足的冒險者,樂於交易他人避開的品種,在每筆交易中投入更多的資金,並在必要時堅持更長的時間,直到獲得回報。

      如此大膽的行徑並非屢試不爽,在某筆關於Digital Domain的股票交易中,其股價急劇下跌,該公司由導演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創立,專門為電影《泰坦尼克號》製作特效。沒有消息可以解釋此次價格的突然波動,因此迪倫像他的許多同事一樣買入了該公司的股票,等待自然回歸趨勢。當這種情況沒有發生時,其他人都採取了接受小幅虧損出局的策略,但是當價格繼續下跌時,迪倫不僅決定保留,而且繼續買入。他所期望的“死貓反彈”從未來過。最終的結果是宣佈Digital Domain正在申請破產保護。僅此一項交易就幾乎抹去了他近2個月的所有收益。

      不做交易的好處

      迪倫也曾經曆過一段十分愜意的時光。在去年美股大盤指數穩步攀升至新高的幾個月裏,波動率一直非常非常低。他到公司要做的事就是例行公事,流覽頭條新聞,尋找前一天收盤時的大訂單失衡,並對市場進行快速研究,找到一只還算有投資價值的股票,然後悠閒的喝咖啡。

      年輕交易員之間充滿了合作與競爭的有趣融合。因為每個人都遵循基本交易策略的變化,所以他們中的許多人可能在任何一天都進行相同的交易,並且不斷地相互提醒機會或警告地雷。彼此之間的業績差異取決於他們的回應速度,何時決定買入/賣出個股以及對每筆交易投入多少資金。此外,這些年輕人也會通過公司公開的損益排行榜,瞭解自己目前在公司的盈利排名,時刻敦促自己趕超對方。

      比爾是年輕交易員們的良師益友,合夥人,老闆和風險管理者。由於他和他在紐約的合夥人能從所有這些交易中獲得高達50%左右利潤,以支付其費用和投資風險,因此他會密切關注交易員們的頭寸,偶爾會批准比正常交易額更大的頭寸。

      在開盤前的幾分鐘內,交易員在進行一整夜研究和思考的數十筆交易時突然變得非常安靜。

      “這不僅是一份上午8點到下午4點的工作,”辦公室中的另一位年輕交易員戴爾解釋說,現年23歲的他是公司最小的一位,剛剛由格林內爾學院畢業不久。他的交易本能來自於他的父親:一位芝加哥標普期貨交易所的交易員。

      戴爾說:“市場變得愈發錯綜複雜。而且還有很多人在進行簡單,明顯的交易。這類交易已經變得無效,你必須不斷進步,方能保持領先地位。”

      在前一個交易日結束時,迪倫注意到房地產投資信託公司CommonWalth Reit CWH出現了大訂單失衡,這導致該股上漲。他認為處理股票的做市商將很快渴望卸貨,因此當市場關閉時,他下達了以高於正常交易區間每25美分的價格賣出500股空頭股票(押注股票將下跌)的命令。現在,第二天早上,如果他的直覺被證明是正確的,那麼他將“分層”買入訂單以“彌補”空頭頭寸並鎖定利潤。一個小時之內,他的交易額將近4萬美元。

      在通常的一天,迪倫可能會下達數千筆訂單,以高於或低於當時股票交易價格的價格購買或出售數十只股票。在即將下班的最後時刻,他也會執行十多筆交易。繼續尋找可能僅持續幾分鐘甚至幾秒鐘的新機會,全神貫注地跟蹤所有事件。

    image.png

      日復一日大量交易的背後,卻是大多數交易員一年中賺到的大部分利潤可能僅僅來自四到五筆大買賣的現實。在那些波動較低的日子裏,更大的挑戰是坐在那裏做一些小交易或什麼都不做。

      迪倫說:“我必須不斷告訴自己,僅僅因為你是日內交易員,並不意味著就應該進行交易。在低波動性的情況下,我操作過多,因為我缺乏耐心。坐下來,在這種環境下什麼都不做,才是最好的交易。”

      當天,迪倫在大約六筆交易中賺了約3000美元,其中最大的贏家是CWH。但是,由於他在一家剛剛上市的生物燃料公司中清掉了數周前的頭寸,並且當日股價下跌超過75%,因此他當天的盈虧平衡實際上為負。

      心態是日內交易員的最大考驗

      迪倫說:“辦公室裏沒有大個子的原因是因為壓力過大。即便回到家中,你也會去主動思考和想像明日的交易場景,試圖探知自己是賺5萬美元還是虧損5萬美元,但結果從來都無法預知。”

      在壓力下,交易者傾向於對一種交易策略變得過於謹慎或過於適應 - 隨後他們可能就會陷入信心和風險承受能力螺旋式下降的尷尬境地。也許正是考慮到這一點,部分更為成功的日內交易員由日內交易主動過渡到了長線投資。

      45歲的麥克也曾就職於AMR Capital Trading,但在其賺得數百萬美元後。他毅然離開了公司,在家開啟了自己的長線投資生涯。“相較於日內交易,長線投資確實令人倍感輕鬆。”麥克解釋了自己做出這一選擇的主要原因。

      “除非再次出現當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否則我會一直交易下去。大多數人的確都不適合做日內交易員,但我堅信這是屬於我的完美職業。”迪倫自信地說完這句話,然後再度陷入了一個人的沉思之中。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Australia Dollar
    • Canadian Dollar
    • Swiss Franc
    • Chinese Yuan
    • Danish Krone
    • Euro
    • British Pound
    • Hong Kong Dollar
    • Hungarian Forint
    • Japanese Yen
    • South Korean Won
    • Mexican Peso
    • Malaysian Ringgit
    • Norwegian Krone
    • New Zealand Dollar
    • Polish Zloty
    • Russian Ruble
    • Saudi Arabian Riyal
    • Swedish Krona
    • Singapore Dollar
    • Thai Baht
    • Turkish Lira
    • United States Dollar
    • South African Rand

    United States Dollar

    •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Australia Dollar
    • Canadian Dollar
    • Swiss Franc
    • Chinese Yuan
    • Danish Krone
    • Euro
    • British Pound
    • Hong Kong Dollar
    • Hungarian Forint
    • Japanese Yen
    • South Korean Won
    • Mexican Peso
    • Malaysian Ringgit
    • Norwegian Krone
    • New Zealand Dollar
    • Polish Zloty
    • Russian Ruble
    • Saudi Arabian Riyal
    • Swedish Krona
    • Singapore Dollar
    • Thai Baht
    • Turkish Lira
    • United States Dollar
    • South African Rand
    當前匯率  :
    --
    請輸入金額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可兌換金額
    -- United States Dollar
    風險提示

    外匯天眼資料均來自各國外匯監管機構的官方資料,如英國FCA、澳大利亞ASIC等,所公佈的內容亦均以公正、客觀和實事求是為宗旨,不向外匯交易平臺收取公關費、廣告費、排名費、資料清洗費等灰色費用。外匯天眼會盡最大努力保持我方資料與各監管機構等權威資料方資料的一致及同步性,但不承諾與其即時保持一致和同步。

    鑑於外匯行業的錯綜複雜,不排除有個別外匯交易商通過欺騙手段獲得監管機構的合法註冊。如WikiFX所公佈數據與實際情況有不符之處,請通過WikiFX“投訴”和“糾錯”功能,向我們提出,我們將及時進行核實查證,並公佈相關結果。

    外匯、貴金屬和差價合約(OTC場外交易)是槓桿產品,存在較高的風險,可能會導致虧損您的投資本金,請理性投資。

    特別提示,外匯天眼所列資訊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外匯平臺由客戶自行選擇,平臺操作帶來的風險,與外匯天眼無關,客戶需自行承擔相關後果和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