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資訊

    首頁   >     行業    >     正文

    【資訊】現在是買入金融股的絕佳時機

    摘要:擁有持續盈利能力、可信賴的管理層和定價能力公司才是目前充滿不確定性的宏觀環境裏應該選擇的投資標的。
    外匯天眼App訊 :

      擁有持續盈利能力、可信賴的管理層和定價能力公司才是目前充滿不確定性的宏觀環境裏應該選擇的投資標的。

      過去一年,世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對於克裏斯·戴維斯(Chris Davis)來說,新冠疫情的暴發令他對金融服務業和紐約這座城市的熱愛愈發濃厚。

      “我非常喜歡紐約,”戴維斯說,他在紐約北部與家人一起度過了疫情的第一階段,去年9月份回到Davis Advisors設在曼哈頓中城的辦公室工作,這家公司是戴維斯的父親在1969年創辦的。現年55歲的戴維斯說,當與合夥人丹頓·戈伊(Danton Goei)和兩名交易員等同事一起在辦公室辦公時,他的工作效率最高。他說:“我騎自行車或步行去洛克菲勒中心工作,它是有史以來最優美、最經典的建築之一。”

      資產規模為90億美元的Davis New York Venture基金(NYVTX)的投資標的遍及全球各地的各類板塊,戴維斯以他鍾愛的城市為這只基金命名。不過,這只基金38%的資產都投向了金融板塊,戴維斯在他職業生涯中的大部分時間裏一直堅定看好這一領域。他說,這並非盲目的信仰,金融服務公司擁有他看重的所有特質——估值合理、經營良好、而且經得住危機和顛覆帶來的挑戰。

      《巴倫週刊》近日對戴維斯進行了專訪,在金融科技、區塊鏈和其他顛覆性力量崛起之際,他談到了依然堅定看好高質量金融公司的原因。以下經過編輯的訪談內容。

    image.png

      克裏斯·戴維斯(Chris Davis)

      《巴倫週刊》:您如何評價過去一年的投資環境?

      克裏斯·戴維斯:用一個詞描述就是離散(dispersion),估值和回報的離散程度非常大,但並不是因為經濟基本面方面的原因。某些類別的成長股漲得非常高,而某些類別的價值股跌得很厲害。過去一年有一段時間羅素1000價值股指數和羅素1000成長股指數之間的離散程度達到有史以來的最高水準,至少在我自己的職業生涯中是這樣。

      在這種背景下,我們減少了已經暴漲的股票的頭寸【如亞馬遜(AMZN)和Alphabet (GOOGL)】,然後用這筆錢買了其他板塊的股票。去年夏季我們買了大量金融股,例如增持了Capital One Financial (COF)和富國銀行(WFC)的股票,還增持了一些外國銀行的股票,例如挪威最大的銀行DNB (DNHBY)。

      《巴倫週刊》:我們瞭解到您一直青睞金融股,但為什麼現在尤其看好這類股票?

      克裏斯·戴維斯:去年春季股市暴跌時,金融板塊是受打擊最嚴重的板塊之一。然而,由於金融危機過後定期進行壓力測試,銀行業實際上是經濟中唯一一個做好準備應對危機的領域。去年,我們持有的銀行的股本回報率為8%或9%,雖然不算太好,但也不算糟糕。然而銀行股跌得很厲害,跌幅達到30%到50%,因為所有人都認為金融危機又要來了。

      我和父親討論了這個問題,銀行業對應對危機的準備最充分,跌幅也最大,所以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十分難得的逢低買入的機會。我們還認為,銀行已經做好準備通過發放貸款和提供資本成為修復經濟解決方案的一部分,這可能會為未來十年金融股價格重估奠定基礎,而這正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

      《巴倫週刊》:市場似乎正在逐漸意識到這種觀點。您如何看待價值股的回升?

      克裏斯·戴維斯:我們看好有能力實現增長的價值型公司和股價有吸引力的成長型公司。價值股和成長股之間的劃分過於簡單,創造了一些買入這兩類股的機會。幾年前,微軟(MSFT)還被視為一只價值股,此外,如果投資者在1999年互聯網泡沫頂峰時期買入了亞馬遜,現在的收益依然很可觀。

      價值股的長期回升目前正處於早期階段。我認為金融股和高質量工業股屬於具備持續盈利能力的價值股,因為不管經濟什麼時候復蘇,這些股票的資產負債和商業模式都能夠為投資組合帶來彈性。航空股和郵輪股不算具備這種能力的價值股,因為它們很容易受到經濟形勢或經濟復蘇所需時間的影響。

      我是這麼看的,按截至2020年底的價格計算,以大約1萬億美元可以買入Shopify、Spotify Technology 、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 、特斯拉和Square (SQ)的所有股票。而用同樣數額的一筆錢,你可以買入八傢俱備持續盈利能力的價值股,包括應用材料、紐約梅隆銀行、Carrier Global 、Capital One、Chubb 、雷神技術、摩根大通和富國銀行。

      當時,第二組公司的收入是第一組的近七倍,利潤是第一組的20倍。雖然第一組公司的收入增長了五倍,稅後利潤率從5%達到驚人的20%,但到現在第一組公司的收入仍低於第二組公司。我並不否認第一組公司具有潛力,但我寧願持有已經證明自己具有持續盈利能力的公司,尤其是現在。

      《巴倫週刊》:您怎麼看目前的宏觀經濟環境?

      克裏斯·戴維斯:最明顯的一點是,美國目前的印鈔規模是前所未見的。幾乎可以肯定地說,美聯儲的政策意味著持有現金的人將蒙受損失。美聯儲計畫保持低利率,同時允許通脹率至少達到2%,這二者之間的差距導致實際現金回報率為負值。在低利率環境下,債券的回報率也為負值。40年來投資債券的人從沒虧損過,而現在這一龐大的資產類別存在巨大風險。五年前我說過同樣的話,但現在的情況有點像成長股和價值股之間的離散。到了某個時點,利率和目標通脹率之間差距會縮小,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巴倫週刊》:您是否已按通脹可能上升的預期調整了投資組合?

      克裏斯·戴維斯:我們一般不按單個因素的預期對投資組合進行優化,因為會發生很多不可預料的事。我們傾向於認為利率會上升,這樣的話金融股會帶來更多回報。不過金融股的價格較低,因此一旦利率沒有如期上升,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失。

      有人說應該持有黃金或比特幣,但我更願意持有可以創造現金的公司。目前銀行股的股息收益率在3%左右,業務也經受過了考驗。生產空調的Carrier Global或生產半導體設備的應用材料的每股收益率也能達到7%或8%,此外,由於它們具有定價能力,因此這樣的收益率水準也可以抗通脹。擁有持續盈利能力、可信賴的管理層和定價能力公司才是目前充滿不確定性的宏觀環境裏應該選擇的投資標的

      《巴倫週刊》:雖然銀行業挺過了去年的危機,但對銀行股持懷疑態度的人認為金融科技才是真正的威脅。您如何看待金融業出現的顛覆力量?

      克裏斯·戴維斯:這是最重要的問題。當人們談到為什麼不願意投資金融股時,原因通常和流動性、信貸風險或利率有關。但這類因素是偶發性的,而且銀行業一直在積極應對這些問題。

      我同意“過氣”是金融業最大的威脅這一觀點,對任何行業而言都是如此。但我還要指出,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曾看到過金融業出現過的各種令人難以置信的顛覆——貨幣市場基金、抵押證券、ATM、網上銀行和只開展信用卡業務的公司等,所有這些創新最後都被吸納到銀行系統中,銀行賺取差價的基本業務仍然存活著。

      摩根大通等公司展現出了巨大優勢,這些公司能夠在新技術上進行大量投資。我們可以把銀行想像成一種操作系統,其中集成了所有應用程式。銀行可以吸收創新,部分原因是它們已經具備了規模,而且這些創新在進入銀行業務時還面臨著監管障礙。

      《巴倫週刊》:區塊鏈呢?

      克裏斯·戴維斯:有人說區塊鏈會摧毀託管業務,我的看法是,紐約梅隆銀行為價值數萬億美元的資產提供全球託管服務,收費不到1個基點。這已經是一個非常高效的系統。我希望區塊鏈能顛覆房地產傭金、產權保險、信用卡和其他一些傭金和費用非常高的領域

      《巴倫週刊》:您怎麼看比特幣?

      克裏斯·戴維斯:在我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裏一直和傳奇投資人比爾·米勒(Bill Miller)是密友,六年前我們一起參加某個座談會以來一直在談論比特幣。那次座談會之後,我堅信比特幣會取代全球很大一部分黃金投資,因為我們都願意看到貨幣的數位化。但當時我沒買比特幣,現在也沒買,因為它沒有內在價值,出於同樣的原因,我也沒有投資黃金。比爾看到了另一面,他的觀點是,如果比特幣能夠成為市值為9萬億美元黃金的替代品,那麼其前景會非常好。現在比特幣的市值一直在上升,說明比爾是對的。

      我仍然認為,比特幣的稀缺性和機制都很吸引人,但持有比特幣純粹是對沒有內在價值的東西的一種投機行為

      《巴倫週刊》:感謝分享您的觀點。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Australia Dollar
    • Canadian Dollar
    • Swiss Franc
    • Chinese Yuan
    • Danish Krone
    • Euro
    • British Pound
    • Hong Kong Dollar
    • Hungarian Forint
    • Japanese Yen
    • South Korean Won
    • Mexican Peso
    • Malaysian Ringgit
    • Norwegian Krone
    • New Zealand Dollar
    • Polish Zloty
    • Russian Ruble
    • Saudi Arabian Riyal
    • Swedish Krona
    • Singapore Dollar
    • Thai Baht
    • Turkish Lira
    • United States Dollar
    • South African Rand

    United States Dollar

    •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 Australia Dollar
    • Canadian Dollar
    • Swiss Franc
    • Chinese Yuan
    • Danish Krone
    • Euro
    • British Pound
    • Hong Kong Dollar
    • Hungarian Forint
    • Japanese Yen
    • South Korean Won
    • Mexican Peso
    • Malaysian Ringgit
    • Norwegian Krone
    • New Zealand Dollar
    • Polish Zloty
    • Russian Ruble
    • Saudi Arabian Riyal
    • Swedish Krona
    • Singapore Dollar
    • Thai Baht
    • Turkish Lira
    • United States Dollar
    • South African Rand
    當前匯率  :
    --
    請輸入金額
    United Arab Emirates Dirham
    可兌換金額
    -- United States Dollar
    風險提示

    外匯天眼資料均來自各國外匯監管機構的官方資料,如英國FCA、澳大利亞ASIC等,所公佈的內容亦均以公正、客觀和實事求是為宗旨,不向外匯交易平臺收取公關費、廣告費、排名費、資料清洗費等灰色費用。外匯天眼會盡最大努力保持我方資料與各監管機構等權威資料方資料的一致及同步性,但不承諾與其即時保持一致和同步。

    鑑於外匯行業的錯綜複雜,不排除有個別外匯交易商通過欺騙手段獲得監管機構的合法註冊。如WikiFX所公佈數據與實際情況有不符之處,請通過WikiFX“投訴”和“糾錯”功能,向我們提出,我們將及時進行核實查證,並公佈相關結果。

    外匯、貴金屬和差價合約(OTC場外交易)是槓桿產品,存在較高的風險,可能會導致虧損您的投資本金,請理性投資。

    特別提示,外匯天眼所列資訊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外匯平臺由客戶自行選擇,平臺操作帶來的風險,與外匯天眼無關,客戶需自行承擔相關後果和責任。